當專業遇到政治

 

日前中央氣象局預報中心主任,因莫拉克風災無法事前提供精準雨量預估,秉於責任承擔而下台,雖然下台後贏得各界掌聲及慰留,但木已成舟,無法挽回;同樣身為專業工程人員的我們不禁要問,何謂專業?當專業遇到政治,難到只能默默承擔,舉雙手投降?或者是專業者不屑反駁表態,選擇退出了事?頗值玩味!

Wise (2005)認為:一種職業能被稱為專業,是因為這個職業具有特殊的知識,是該行業的從業人員才能所瞭解的。身處於該行業的人除了能瞭解專有的知識外,尚能在工作中將專有知識付諸實踐。專業通常具有認證及執照制度,以確保該行業的從業人士有足夠的知識與實踐的能力。換言之,專業(Profession)有別於一般之職業,專業人員具有非常高的專業自主性,因為只有他們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執行適當的專業服務。

但台灣現今社會,名嘴偽裝專業、媒體消費專業、公務人員看輕專業,民眾曲解專業,更有少部份專業人士濫用專業,釀成今日社會的亂象,專業已不再專業。而ㄧ般社會人士,早已不識專業為何物,辨別爭議事件聽各方意見,幾乎忘了從『專業』的觀點切入,因此民代、名嘴爆料,危言聳聽之辭,反而能吸引大眾的目光,迷惑群眾的觀點。這種『不知專業不重專業』的怪象,日甚ㄧ日,實在是社會的危機,也是專業從業人員臉面無光、士氣低落沉淪的淵藪。

近年來,從雪山隧道、高速鐵路事件之爭長論短,到88水災、貓空纜車及柵湖線事件之聚訟紛紜,只能用一個「亂」字來形容。每當有工程專業爭論發生,特別是牽涉到公共安全問題時,台灣社會常放任ㄧ些非專業的民代、名嘴,大放厥詞,講一些似是而非的見解,彷彿他們都是專家。此時,也從未有媒體想到先聽聽專業的見解,了解事實的真相後,再作深入的平衡報導。

此外,台灣目前工程專業被政治凌駕之現象亦經常出現,曾有一例,專業顧問評估某某隧道工程要5年方可完工通車,經過科長、處長、局長層層要求下,不斷壓縮工期,最後勉強同意可以在4年半內完成。不料為了非工程之目的,高層人士竟不問青紅皂白,要求工程單位務必在3年內完工,完全無視工程品質與衍生之重大後遺症!

綜上所述,當專業遇到政治,專業ㄧ再退縮,似乎無形中也縱容現今非專業的民代、名嘴之囂張。本報認為,解決之道應回歸專業,當專業受到誤解與忽視,應該勇於辨證與表達;尤其專業被政治凌駕,該說「不可行」的時候,更應該勇敢說不。特別是具有專業能力的高階官員及資深專業領導者,更應據理力爭,不宜唯唯諾諾,置真相於不顧?

總之,專業,是現今社會上生存的必要條件,每位專業技師或是學者,要不斷問問自己,夠專業嗎?專業是該行業的從業人員才能瞭解的,專業人員應堅持「專業」範圍。為堅持專業、護持專業,人人應該回歸專業,勇於以專業發聲。此外,本報呼籲工程專業機構,如技師公會或各專門學、協會,基於社會責任及義務,應該對於專業爭議新聞事件,主動了解,公開說明,勇於在工程爭議事件中,以專業、智慧,來破解名嘴之危言與拒絕政治之無端干預,如此方為社會之福。

【本文稿經由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技師報同意轉載;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】



【版權重要說明】:本網站內容係由該著作權人或團體同意下轉載、或由該作者或會員自行創作上載發表之沒有違反著作權之圖稿內容,一切內容僅代表該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;若讀者認為文章或評論有侵權不妥之處,請與聯絡我們,將儘速協同處理;同時未經本網站同意請勿任意轉載內容,我們也將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