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哉玉山

「哦!真美。」「好漂亮哦!」「快看,快看,太陽公公要出來了!」這是西元2014年6月21日清晨5點5分,台灣最高峰玉山山頂,人山人海看著日出緩緩而上,放出萬丈光芒,不自禁發出的讚嘆聲。每個人都目不轉睛,看著山頭一座座亮起來,心情也跟著「駭」起來;昨晚沒睡好,半夜1點半起床,2點半載著頭燈摸黑出發,戶外攝氏6度的低溫,走到後來還是熱的要脫外套,最後風口碎石坡的陡坡,放下登山杖,四肢並用的爬上玉山頂剛好5點;目視冉冉而上的太陽公公,喜悅感恩之心不自覺而生,所有爬山的辛勞一掃而空,代之的是滿足與喜樂。920-8-1920-8-2

這已是我第三次來登玉山,卻是第一次登頂。回想1998年秋天,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登山社舉辦3天2夜玉山活動,16年前的我,平常都有在運動,感覺體力還好,又喜歡照相,就帶著照相機、攝影機,跟著大夥一塊爬玉山去了。老天很幫忙,天氣不錯,第一天住宿阿里山活動中心前,趁時間尚早,還去附近山區走走,順便觀賞美麗的夕陽。第二天從塔塔加鞍部登山口(標高約2,610公尺)開始登山,雖揹著重裝,由於有著要上台灣的第一高峰的興奮,行前多少有訓練體力,且之字型山路並不陡峭,走起來並不覺得累,走到1.7公里處的孟祿亭(標高約2,838公尺)稍作休息,就繼續上路了。沿途的高山風景漂亮極了,照相、攝影不曾間斷,心想也許這一生只來玉山一次,能多照就多照了。到了5K處的白木林觀景台(標高約3,096公尺),午餐後出發,感覺褙包是有點重了;仍是走走停停,不停的為美景留下紀錄。到了6.8K著名的大峭壁,只見領隊木發兄竟揹了四個背包,原來有三個人走不動,都把重裝請他揹負,也真佩服他的熱心慈悲和力氣。

到8.5K的排雲山莊(標高約3,402公尺)時已過4點,我跟木發兄是最晚到的,木發兄是因在隊伍最後好照顧人,我則是因照相。排雲山莊因無管制人數,到時已找不到床位;後來勉強在儲藏室硬擠出兩個床位,霉濕味、臭襪子味,也只能將就著睡,豬吃狗睡是登山人常說的,隨遇而安了。睡山莊的人都是一個一個緊挨著側睡,只要起床上個廁所回來就找不著床位了。當晚山友打呼聲的交響樂,加上高海拔,幾乎沒怎麼睡,走出室外,滿天的星斗又亮又多,凌晨2點多出山莊,嚮導為了讓我們看日出,腳步並不慢,走在我前面的隊友無法趕上,好意的讓我先行。那時高山常識不足的我,竟不自量力的跟隨嚮導前進,沒有睡好,休息不夠,加上快速走路,約一個小時後感覺頭暈想吐,有個好心有經驗的女嚮導,知道我是高山症發作,趕緊護送我回山莊。到山莊後原鬧哄哄的人潮,現安靜的空無一人;床位又寬又大,真是好睡,也真是補眠的好時刻。8點多隊友都回來了。他們慢慢走,雖沒欣賞到日出,但大部分都登頂了。我也只能說比他們有個好覺,阿Q的聊以自慰了!

2008年11月7日我擔任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登山社社長,再辦登玉山,排雲山莊住宿條件已有改善,可惜當晚又是刮風,又是下雨,天氣又冷。專門研究高山症的榮總陳醫師,常上玉山研究高山症,好心建議因為近玉山頂的風口又濕又冷,且風速很大,為安全起見,建議我們不要攻頂。雖然有人很想上山,認為是他第一次上玉山,這次如果不上,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。我倒是很坦然,告知他們山一直在那邊,我已是第2次上玉山沒有登頂了。這次沒上去下次再來,安全永遠是最重要的,沒有東西是值得用生命去換的。最後連我們這隊,住宿排雲山莊的山友一百多人無人攻頂。920-8-3920-8-4

今年四月跑完三重馬拉松,感覺體力還好,雖然自覺體力有在衰退,畢竟已不是年輕人了,捷運上還常有好心的年輕人要讓我座。五月得知木發兄與其家人要去登玉山,趕緊請他一同幫我報名抽籤,運氣很好,我們這隊在三千多人的抽出的92人當中,是值得高興的。6月19日晚從台北出發,到奮起湖冠雲山莊已是11點半,隔日五點半起床,坐車至東埔停車場,再步行至玉山檢查哨,屋前的法國菊正盛開,歡迎我們來登玉山。換小車至塔塔加鞍部登山口做完柔軟體操已近九點,開始我第三次的玉山行程。

感謝老天爺幫忙,藍天白雲的好天氣,照起像來特別漂亮。孟祿亭好幾隻金翼白眉不畏人的在討食,可見這幾年生態保育觀念已深入人心。在5K白木林觀景台用完午餐,天氣已起霧,還間接的飄點雨絲,鐵杉林、冷杉林、箭竹,構成了一幅幅潑墨的國畫,相機也就照個不停,有渾然忘我的感覺。太太常說我是為了照相去爬山遊玩,此言應有幾分真確吧!920-8-5920-8-

到了6.8 K的大峭壁,一群年輕人 不知疲勞為何物的玩起遊戲,真讓人羨慕他們的興致與體力,年輕真好。當然也為他們留下了照片紀錄。到了排雲山莊,冷杉林若隱若現的浮出,有時還搭配藍天白雲,真是美呆了。可惜放下背包在出來照相,冷杉林又被雲霧完全壟罩了。雖無法照得相片,但能親眼目睹已是很快樂幸運的事了。920-8-7920-8-8

排雲山莊改建的煥然一新,12人一間房,雖是上下通鋪,但每人睡的寬敞多了。還供給不錯的伙食,睡袋還有內襯,也不再有霉味。可惜高海拔的山上仍無法睡好,半夜1點半起床,兩點早餐,有饅頭包子稀飯花生肉鬆麵筋,算是很豐盛的,可惜胃口不佳,只能盡力的填飽肚子,補充營養。

上午2點25分,嚮導蔡先生要我們先出發,畢竟我們這隊11人,老的老少的少,除木發兄是登山健將外,他二哥已七十多歲,姪孫女才11歲,其他成員也很少爬過高山,我前雖也爬過雪山、大霸尖山、奇萊南峰、南華山、合歡山、南橫三星等百岳,也到過聖母峰超過五千公尺的基地營,皆平安無事。但已有好一陣子沒爬大山了;何況1998年爬玉山還有高山反應,自然更該小心。行進間深深的吸氣,緩緩的吐氣,就像跑步時的深呼吸,遇有別的隊伍趕上我們時,就讓山友先超前,我們也趁機休息緩口氣。920-8-9920-8-10

出了黑森林,沒有遮蔽物,到了風口碎石坡,風果然加大了;也是登玉山最陡的一段。短短3百公尺,四肢並用花了近半個鐘頭,到了山頂,也正好趕上日出,也真謝謝嚮導蔡先生帶的好,全員都能登頂欣賞日出,享受一覽眾山小的無限滿足;也感受到自身的渺小,讚嘆大自然的浩瀚無涯。

照完日出與群峰,心情為之輕鬆不少。回程看到百折不撓,海拔3,500公尺以上才能見到的玉山圓柏,雖受到風雨的摧殘,無法長成高大的樹木,其生命的堅韌卻是我們所該敬佩與效法的。早晨璀燦瑰麗的陽光,投射在山峰翠樹的光影,搭配藍天白雲的清澈,實足讓人忘憂。920-8-11920-8-12

回到排雲山莊,還有熱呼呼的麵條以供補充體力,這樣的爬山實是很幸福的。回程再過鐵杉林,明亮的陽光穿透樹影,又是另種美麗景緻;走到塔塔加鞍部登山口已是下午一點多,也感覺真有點累了;卻被一對出來覓食的黃鼠狼,不自覺得拿起相機跟著跑,以捕捉鏡頭,也算是此次登玉山的額外收穫了。

此次玉山行,特別謝謝木發兄的費心安排與照顧,也感謝黃兄一家人和樂融融的相處,帶給了我很多歡樂的時光;當然更感謝老天爺幫忙,給了上好的天候,能順利登頂,一償心願,更能拍到好多自娛娛人的照片。阿彌陀佛,謝謝菩薩媽祖保佑。

【本文稿經由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技師報同意轉載;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】



【版權重要說明】:本網站內容係由該著作權人或團體同意下轉載、或由該作者或會員自行創作上載發表之沒有違反著作權之圖稿內容,一切內容僅代表該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;若讀者認為文章或評論有侵權不妥之處,請與聯絡我們,將儘速協同處理;同時未經本網站同意請勿任意轉載內容,我們也將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