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田山高山森林鐵路闢建施工憶往

民國50年代,台灣為取得外匯,不惜砍伐珍貴的高山檜木外銷,筆者適巧進入中興紙業公司服務,派往花蓮林田山林場工作,曾參與將近海拔3千公尺的高山森林鐵路工程,作為一個工程人員是難得的人生經歷。前幾年看到林田山林場燒毀殆盡,想到那可愛的檜木小村,高山流水,白雲古木,令人十分懷念。

初到花蓮縣萬榮鄉,大山腳下的林田山林場,一切感到新奇。它不像人煙稠密、車輛嘈雜、烏煙瘴氣、紙醉金迷的台北市,它是那麼的恬靜自然。這林場是由中央山脈流出的一條小溪,形成了一片谷地,住著百十戶人家,都是林場的員工眷屬。高山上出產珍貴的千年檜木,砍伐後用小鐵路運下山來。木材中間主幹價值高,外銷賺取外匯,樹皮運往紙廠造紙,木屑加工做成木屑炭可以燒火,山上森林是林場經濟命脈。

 

林場是一個檜木香滿的山谷小村,有小學、衛生所、郵局、福利社、活動中心、圖書館、土地公廟、天主堂和商店市集、一應俱全,都由林場管理。住民包括當地原住民、台灣閩南人以及後來的外省人,個個安份守己,相處融合,通婚不少。

 

在林場場長領導下,人人努力工作。到了下午5點鐘,鈴聲響起,人們收起工具,放下工作,回家休息。康樂中心經常免費放映電影供民眾欣賞,逢年過節,有歌舞表演,都是林場青年男女自行演出,熱鬧非凡。

 

看到家家戶戶環境清幽,花木扶疏,種蘭養雞,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筆者不覺脫口讚美:「這裡真是世外桃源,許多哲學家追求的理想國度嗎?」,並深深地愛上這個小村子。

 

過了中秋節,鐵路要向中央山脈延伸到將近3千公尺的六順山區,開採另一塊原始森林中的檜木。這森林鐵路闢建工程由榮工處承辦,筆者被派往高山上監工。

 

第2天,我和一位丁先生同行,先到峽谷中的索道站。兩道鋼索一直延伸到雲中,看不到上頭終站,只見粗大的原木和流籠忽上忽下。筆者一群人就坐在台車上順著索道拉上去,完全沒有遮蔽保護,真是驚險萬分,初次坐這種台車,在雲騰霧湧中,早嚇得雙手緊緊地抓住台車的吊索和橫木,下面溪流中一塊塊大白石,如果不小心摔下去,肯定是粉身碎骨。

 

「你看!」正當筆者緊張得腦中一片空白的時候,丁先生指著一片懸崖上盛開的山花和成群攀崖嬉戲的猴子。霎時間,忘記危險,高興極了,又連上兩道索道,看當地標高已經從平地上到海拔1,500多公尺高了。回頭下望,好壯麗的大山,溪流像碧綠色的腰帶,圍繞著它,遠處平地阡陌縱橫,房子公路歷歷在目。

 

筆者這群上山工作者沒有停下來,接著又坐上台車,由一台小機關車拖著在高山間飛馳。筆者死命抓著台車橫木,害怕極了,這是頭一次坐在這種搖晃不停,高速行駛的小火車上,真怕一個急轉彎被扔出去。偷看別人,卻一個個氣定神閒地在小火車上晃動,彷彿是一種享受,走著走著小火車進入一個隧道中,伸手不見五指,頭上不停地滴下水來,只有小火車頭發出七咚七咚的聲響。時間好像停止了,好長的隧道,終於等到小火車頭一聲長鳴,眼前豁然開朗,一株株老梅開滿紅紅白白,鮮艷燦爛的花兒,清香樸鼻,迎接我們,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。

 

筆者覺得從地獄一下子回到人間天堂。喝過山上姑娘奉上的熱茶,再坐上小火車,又經過幾處索道,才上到將近海拔3千公尺的管理站。工程助理小余迎接筆者,忍不住問他,多可怕的索道和小火車,沒有發生過意外嗎?

 

「當然死過人,只是出事率很低。十幾年來,我還沒聽見過出事死人的,比起西部的縱貫公路,每天出車禍,死那麼多人,要安全多了。以後下山時沒有機關車拖著走,一台台的台車由山上老手操作下坡滑行,速度飛快,那才叫刺激呢!以後有得你緊張的。」小余輕鬆地回答。看我這隻新鳥臉色發白,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,他指著通舖上,8斤重棉花的墊被、被子和一旁的火爐:「你就在這裡休息吧!」筆者神經緊繃了一天,真是輾轉難眠。

 

筆者開始鐵路路線測量,如果不是親身經歷,做夢也想不到鐵路居然築到將近海拔3千公尺的高山上來。一邊測量,一邊欣賞夢幻似的雲海和高聳天際的古樹,這些平地看不到的奇景。爬了一回小路,早已手軟腿酸,氣喘如牛,忽然腳下一滑,整個人向下坡滑去。倉促間,筆者抓住一根草枝。等驚魂甫定,向下一看,嚇得魂飛天外,身前1尺多,就是那2百多米的懸崖,要不是這根草枝,跌下豈不是粉身碎骨嗎?

 

「小心!山上做工程不是好玩的,工程人員這口飯不好吃的!」小余過來扶起筆者,他是山上做工程的老手。不久,山溝間吹起一片片迷迷濛濛白茫茫的山嵐,剎時間,分不清東南西北,我緊跟在小余身後亦步亦趨,回到工地辦公室,熱情的工人,送來一隻香噴噴的烤猴腿,也提不起一絲一絲的食慾。

 

往後的日子裡,榮工處的退役老兵們,開始施工開挖邊坡。令人十分驚奇,開挖後的邊坡處處露出許許多多的水晶石,只是質地渾濁黃色不值錢,還有彩色斑爛的石頭,心中不覺想到「寶島台灣」這名號不是浪得虛名,真是寶物遍地。

 

除了榮工處人員以簡單挖土工具開挖填土,開山炸石外,其他砌駁崁、架木橋、鋪鐵軌枕木和整道碴等工作由林場一批老技工施工。他們經驗豐富,技術純熟,森林鐵路順利施工。

 

颱風來了,好可怕喲!海拔將近3千公尺高山上臨時搭建的木造工寮,亳無遮蔽,風強雨大,刮得嘎嘎作響,彷彿隨時要將屋頂掀掉。多處漏水只好用水桶水盆去接,幾個人擠在一間屋子,聽天由命了。

 

颱風過後,山下補給中斷,吃了兩天米飯後,厨師拿出一塊很大的肉,餐餐吃,天天吃,足足吃了5天後才有補給米糧送上來。再吃到米飯時,筆者不覺嘆道:「這才是人間美味,今天才知道米飯香!」

 

冬天到了,山上到處結霜,美麗的霜華冰清玉潔,不沾塵土,令人忍不住捧在手心仔細欣賞。冬天裡,下雪了,打開窗戶外望,看那白色的雪花,輕輕地飄落到黑沉沉的原始森林裡。靜極了,美的令人窒息,又好像似曾相似的老朋友一樣,猛然間,筆者想起好像是學校圖書館牆壁上掛的一幅名晝。

 

第2天,一大早出去看雪景,一片粉粧玉琢銀色世界中,高大的千年檜木上,原來有一層淡淡嫩色的松茸覆在樹葉上,現在又多了一層白雪壓上,將千年古木粧點得如夢似幻。這是國畫中的美景,簡直是千嬌百媚畫不成。筆者興奮地奔向大樹下的箭竹林,引吭高歌,擁抱這琉璃世界,人間仙境。

 

高山上闢建森林鐵路,工程設計施工並無特別之處,但那高山流水、索道台車、山花猴子、水晶彩石和霜華雪花,這些平地上看不到的美景,令人回味無窮。尤其是那千年古木,松茸積雪,清風明月,常常使人興起遠離塵世的遐思,不知道今生今世有沒有終老仙山的福份?

【本文稿經由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技師報同意轉載;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】




【版權重要說明】:本網站內容係由該著作權人或團體同意下轉載、或由該作者或會員自行創作上載發表之沒有違反著作權之圖稿內容,一切內容僅代表該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;若讀者認為文章或評論有侵權不妥之處,請與聯絡我們,將儘速協同處理;同時未經本網站同意請勿任意轉載內容,我們也將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利。